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制報

獨居女子“人間蒸發” 警方七天七夜擒兇

來源:遼寧法制報 | 作者:駐葫蘆島記者 鄭子超 | 發布時間: 2019-11-13 09:46

  年近六旬的女子數日音信皆無,是外出遠行,還是遭遇不測?

  屋內空調還在嗡鳴,桌上的飯菜已經發霉,但主人卻不知所終。

  保險柜移了位,現場有被打掃的痕跡,是房主本人所為,還是有人欲蓋彌彰?

  ……

  葫蘆島市公安局龍港分局破獲一起殺人拋尸案,犯罪嫌疑人赫某被成功抓獲。11月6日,龍港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大隊長劉忠宇為記者撥開了這起案件背后的層層迷霧。

  失蹤!蹊蹺背后藏大案

  7月26日,一位報案人來到了葫蘆島市公安局龍港分局刑偵大隊稱:“我朋友魯某聯系不上了,連續好幾天沒發朋友圈,打電話也無人接,我擔心她出事兒了?!?

  年近六旬的魯某獨居在葫蘆島市龍港區某小區,除了她自己,家人都沒有其房門鑰匙,其家里經濟條件比較優越。據報案人稱,7月下旬后,他發現平時經常發朋友圈的魯某一連好多天都沒有發新的動態,打電話也無法接通,這讓他有了不祥的預感——怕不是出啥事了吧?

  接到報案后,龍港公安分局刑偵大隊民警立即開展了調查工作。辦案民警在魯某家中發現了諸多蹊蹺的細節:飯桌上擺著飯菜,已經發霉,房間里的空調正在嗡嗡地制冷。進一步檢查現場發現,屋里的保險柜被移動了位置,屋內還有明顯的打掃痕跡。

  飯菜發霉了,屋里卻打掃了,這不可能是房主人正常收拾屋子,更像是掩蓋某種痕跡。

  根據案情初步調查,具有豐富辦案經驗的龍港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大隊長劉忠宇認為,這恐怕不是一起簡單的失蹤案,很有可能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此案被列為“疑似被侵害失蹤人員案件”立案偵查。

  經過進一步的緊張偵查,案情疑點逐漸增多,警方掌握的信息使案件的偵破方向也逐漸明晰。劉忠宇將案情向龍港公安分局領導進行了匯報。分局領導高度重視,立即將案件升級,啟動重大案件偵破機制,成立了由刑偵副局長宛斌任組長的專案組。宛斌靠前指揮,全程緊盯該案進展,與專案組民警一起召開會議研究案情,部署偵查工作,有序調度。

停車轉移尸體地點

犯罪嫌疑人指認停車轉移尸體地點

  此案也引起了葫蘆島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高度重視,支隊領導多次到現場指示偵查方向。葫蘆島市公安局、龍港公安分局相關部門形成合力、密切配合,為案件偵破提供技術、信息等各方面的支撐和保障。

  熟人!可疑男子來“搬家”

  劉忠宇帶領專案組民警持續對案發現場及周邊展開偵查、摸排、取證;大隊教導員王光輝帶領刑事技術中隊對每一個現場細節進行細致勘驗;分局相關部門協助排查視頻監控信息等,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尋找到案件突破口。

  經過連夜大量緊張偵查,專案組發現重大線索!一名可疑男子進入警方的視線。

  偵查信息顯示,7月23日中午,有一名男子到過魯某所在樓層,并于當日20時離開。而一個小時后,這名男子又以雨衣蒙頭罩身,拎著一個大大的黑色旅行箱,再次返回魯某住處。22時許,這名男子又到小區地下車庫將一輛本田雅閣汽車開出。此后連續兩個小時,這名男子分數次從魯某家中往外搬運物品,放置在那輛本田雅閣車內。午夜時分,這名男子駕駛著這輛本田雅閣離開小區。

  這名男子是誰?當天雖然有雨,但夜間已停,這名男子為何還要用雨衣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他開出的那輛本田雅閣車又是誰的?從屋里都搬出了什么東西?要去往哪里?

  一個個問號縈繞在專案組民警的腦海中,這名男子是否與魯某的“失蹤”有關呢?而經魯某家人辨認,這名男子為赫某,50歲左右,是一家企業的司機,平日里與魯某交往極為密切。而赫某開走的那輛本田雅閣汽車為魯某所有。

  狡猾!分散拋物不見尸

  連家人都沒有鑰匙的房屋,赫某卻能幾進幾出,還往外搬東西,最后還開走人家的車?結合魯某的“失蹤”,專案組根據已經掌握的情況綜合分析,認為魯某已經遇害的可能性比較大,而這個赫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那么,魯某究竟身在何處?如果被害,犯罪嫌疑人又是如何處理尸體的?

  專案組判斷,找到魯某的尸體,就是破獲此案的關鍵。接下來,專案組民警兵分兩路,一路尋找魯某的尸體,一路尋找抓捕赫某。

  而要找到魯某的尸體,就必須掌握在案發時和案發后赫某的行動軌跡。通過大量摸排取證,專案組辦案民警很快在葫蘆島北港轄區找到了被赫某遺棄的本田雅閣車。經調取車輛行駛軌跡發現,該車曾在海辰路有多次短暫停留,在地藏寺的月亮湖有長時間停留。而在濱海公路笊笠頭子海邊附近一下坡處,不僅有長時間停留,且在7月24日,赫某又去過那里。經偵查,民警發現赫某拿過鐵鍬。

藏尸體地點

真正的藏尸地點

  經專案組領導研究,認定上述幾處地點極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作案后處理作案工具及拋尸的地點。案件偵破到了關鍵時刻,辦案民警不分晝夜,持續多日對上述地點進行摸排。在月亮湖,民警找到了嫌疑人遺棄的被害人家中的物品,包括涼席、床單、枕頭、酒杯、酒瓶、女士睡衣等;在茨山河與龍灣大街交會處附近,找到了魯某家的乳膠床墊;在社會救援組織的協助下,專案組連續兩天兩夜在月亮湖進行打撈,但最終只在岸邊發現一塊綁有鐵絲的石頭。而通過對種種跡象進行分析,專案組初步排除了此處為拋尸地的可能。

  案破!發生矛盾掐死人

  如此,只剩下最后一處疑似拋尸地點——濱海公路笊笠頭子附近區域。經過現場研判,辦案民警劃分出幾處重點區域。這里分布著廢棄的養蝦池,地形水域形勢較為復雜。白天,民警在公路兩側兩公里范圍內展開排查,夜間,在消防救援大隊的協助下趁著凌晨海水退潮時支上探照燈,用高功率水泵抽干部分養蝦池的海水,再由偵查民警穿著涉水裝備下水打撈。

  然而奮戰了兩個晚上,還是沒有找到魯某的尸體。難道是判斷有誤?幾處均不是拋尸地?

  在尋找魯某尸體的同時,抓捕犯罪嫌疑人赫某的另一路民警也在緊張搜索中。從種種跡象表明,犯罪嫌疑人赫某具有一定的反偵查能力。作案后,赫某便頻繁更換藏匿地點,還在別人的幫助下購得了新的通信工具,給抓捕工作造成極大困難。

  辦案民警克服重重困難,在大量信息中抽絲剝繭,終于確定了犯罪嫌疑人赫某的藏匿地點。8月3日,辦案民警在連山區某小區一地下室將犯罪嫌疑人赫某成功抓獲。在抓捕中,赫某拒絕開門,民警強行破門而入時,他正在藏匿手機。在被控制時他使勁掙扎,還口口聲聲稱警方抓錯人了。

  在訊問中,起初赫某仍然百般抵賴,拒不承認魯某的死與自己有關。但在大量的證據面前,豈是其幾句抵賴的話就可以蒙混過關的?最終,赫某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只好供述了犯罪事實。由于雙方產生矛盾,赫某掐死了魯某,并將其尸體放到旅行箱內運走,隨后,赫某還把魯某家中一些沾染血跡的衣物、用具等拿走拋棄,企圖消滅罪證。

  謎底!尸體藏匿石堆中

  雖然已經承認殺人拋尸,但在供述拋尸地點時,赫某還在“制造迷霧”。起初,他謊稱站在笊笠頭子附近橋上從高處將尸體拋到了海水里,還聲稱自己聽到了“咕咚”聲。然而警方拿出當天的潮汐表發現,當天此時正是退潮;在月亮湖,辦案民警雖然找到了系有鐵絲的大石頭,看起來很像拋尸現場,但并沒有找到魯某的尸體。赫某供稱,當時考慮到水里有魚,魚會吃尸體,他就放棄了把尸體拋棄在此的決定,改變了拋尸地點。

指認裝尸袋

指認裝尸袋

  在強大的攻勢下,赫某終于如實供述了犯罪過程,并指認了拋尸現場,其拋尸地點就在前期專案組劃定的笊笠頭子周邊重點區域內,在路邊往下走五六米處,赫某用石頭壘成了石堆,將魯某的尸體藏在了下面。

  至此,歷經七天七夜,此案告破。破案期間,專案組辦案民警白天頂高溫摸排搜索,夜間下海撈尸,餓了吃盒飯,困了瞇一會兒。案件告破后,所有參戰民警都長舒了一口氣。

  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201 年最赚钱的职业 捕鱼王游戏平台 北京11选5怎么算中奖 刘伯温期期准中特选一码 二肖中马 皇家棋牌平台?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nba库里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大庆52麻将怎么知道宝 甘肃体彩11选5玩法